爱秀美首页>娱乐>明星动态>明星八卦>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来源:爱秀美2019-01-11 16:52:37编辑:扣子

【导读】:当年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一事在娱乐圈闹得沸沸扬扬的,很多人痛骂曹云金背弃师门。那么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?下面来看看。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

当年在郭家菜,德云社的人都来了,楼上还有演出,楼下吃饭。曹云金就来了,郭德纲特意在大包间自己那桌给曹云金留了重要位置,坐那桌都是德云社的元老,能给他留个位置应该是很可以了。但曹云金打一进来就问,我坐哪?郭德纲没理他,他坐下来,大家就吃饭了。一会儿工夫他拿杯子出去了,挨桌地训话,挨桌骂人。

郭德纲出来了,他看见了郭德纲说:我对不起您,我不干了,我给您磕一个。曹云金跪地下磕了一个头,郭德纲没拦他,就站在那里看着他,他一转身又跪在关公像前面说,我今天对着关老爷像起誓,我曹云金离开德云社再回来我就是个××!磕完头他起身就往外走。

实际上曹云金出门之后就给何云伟打了个电话(这是一起离开德云社的某位亲口所说)原话是这样的:“我闹完了,我走了,你走不走?”何云伟在楼上盯演出呢,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。郭德纲在楼下心里挺不是滋味,孩子们都劝郭德纲,郭德纲就上楼了,他上楼时何云伟刚接完电话,何云伟过来了说,您甭跟他生气,不还有我们呢吗?郭德纲没说话,默默地换上了大褂,上台演出。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当天是郭德纲生日,观众们很兴奋,返场的时候观众们喊,唱一个《未央宫》。《未央宫》是京剧一段唱腔,一段唱好几十句,郭德纲憋着满肚子火在台上唱这出戏,实际上也是在发泄,到最后都快唱不下去了。没有人了解郭德纲的心情,郭德纲回到后台脱大褂。

郭德纲下了楼,王惠正在跟一屋子徒弟说,师徒一场你们不能这样,不管你师父对也好错也罢,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,我们这日子还得过,大不了咱们这摊不干了,我给你们磕一个咱们散了吧。王惠一跪下这所有的徒弟全都跪下了,哭声一片。

曹云金就相当于让何云伟给摆了一道,据分析是两人商量好的。“一闹咱俩都走,你不闹咱走不了啊”,“走了咱就厉害了”、“接商演,做广告,做节目”可曹云金万万没想到他闹完了走了,何云伟没走,竟然摆了他一道。这一来,曹云金就后悔了,之后三番五次找人当说客,自己也打电话,想回来。可郭德纲不想让人看笑话就没答应。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11年前,郭德纲的名号还没有那么响亮,曹云金作为一个小跟班,跟师傅一同租住在大兴的一个小院子里。那时生活固然简单,但很快乐。那时分的郭德纲意气风发风华正茂,曹云金也很勤快,任劳任怨。图为曹云金正在给晚辈们洗水果。

正是有这种传统相声师门的规矩思想,郭德纲才觉得,盘剥徒弟们是理所应当,这是做师父的权力。

旧社会相声门、相声艺人对这种师徒之间的愚忠愚孝非常迷恋,并且把这看作是一个相声艺人能否有出息的重要因素:是不是听师父的话,无论师父是打是骂,是抽大烟,是  ,师父永远是对的,师父说的话永远是对的。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正因如此,打着“复兴传统相声”旗号的郭德纲,对这种旧时代的师徒关系更是迷恋,也正因为迷恋旧社会师父对徒弟的绝对控制,他才觉得,无论做什么,师父永远都是对的,即便怎样盘剥徒弟,也是对的,因为徒弟的名望和技能,都是师父给的。

曾有网友调侃,郭德纲陈年烂谷子的那些事,媒体们都扒不清,但徒弟做到了。郭德纲和曹云金自“德云社家谱”发布之后,就一直没有停歇,一轮轮的大战下来,网友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战队了。既然郭德纲和曹云金的事情没发战队,那就不妨当个看客,看剧情发展吧。

这个周末,郭德纲没闲着,洋洋洒洒写了篇《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》来回应曹云金此前的长文,起码在字数上没输给徒弟。昨天凌晨,当他把这篇长文发出后,立刻引来了高晓松等吃瓜群众的围观,前奥运网红冯喆也为这对师徒的文字点赞,戏称“德云社写作班”是一流名校。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郭德纲发长文

前段时间,面对德云社修家谱、清门户的举动,曹云金发出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个了结了》的六千字长文,通过种种数据和生动细节来详述这些年来与师父郭德纲的恩怨,还暗指郭德纲有很多不光彩的过去。此文一出,一片哗然,微博转发超过20万,徒弟在气势上先胜了一场。

很多网友都在等郭德纲的回复,毕竟他在“打嘴仗”上还未尝败绩。不过,这次老郭却很沉得住气,除了徒弟岳云鹏、栾云平等发文支持外,并没有太大动静。在前两天的发布会上,郭德纲解释说,这段时间太忙,等抽出空来再回复,一定要让吃瓜看热闹的群众满意。昨天凌晨,六千字长文《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》发出,从长文字数到转发量,都不输徒弟那篇。

曹云金和郭德纲怎么闹的 曹云金大闹郭德纲事件始末

曹云金发长文

在这篇长文中,没看到郭德纲太多的怒气,反而一脸长者语调称“小金”,这语气连郭麒麟都有点嫉妒啊。但语调客气归客气,该撕还是得撕,老郭先是从“小金进京”开始写起,还不忘提一句来北京前小金在天津是卖盗版光盘的。随后的文字中,老郭对“收学费”“拜师费”“交租费”“演出费”进行了回应,并没有用徒弟“大数据”的方式详细罗列金额,而是说个大概齐。

郭德纲不忘提醒一下小金,不要跟狗仔队混一块儿,称“日后倘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,都不管,我管你”,并感慨“命中注定有此一撕”。徒弟岳云鹏帮腔说:“我没交过学费。”张鹤帆、张鹤伦等徒弟也赶来微博助阵。

对于郭德纲的长文,曹云金没让吃瓜群众等太久,当天下午三点多就回应称《我的涵养在愤怒之前已经用完了!》,并在文中贴上了妈妈留了十几年的“学费发票”,还把那句”倘若你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,别人都不管,我也管你”反送给了老郭,而郭德纲则暗指发票不真。这一来一回,让围观网友也难辨真伪了。

在翻看这场师徒骂战时,无意中看到了他们多年前在北京台合作的相声《朋友论》。视频的开头是这样说的:“您的这个艺术造诣太高了,要不然我怎么能拜您呢?不光是艺术高啊,而且这个人性、人品也好,要交朋友,交郭德纲这样的。”

如今,郭德纲、曹云金、北京台都已各奔东西,最初德云社如日中天的那股劲也没了。在这段《朋友论》中,这对师徒重新解构了“羊左之交”的典故,现在看来仍然笑料十足。在那会儿,郭德纲称徒弟是“相声小王子”,而曹云金在台上模仿起师父来,也是德云社最像的。

近几年,采访过郭德纲、曹云金几次,师徒的话题提及不多,真提起来还是能感受到他们心中都有股“暗劲儿”。不过,那年看到他们一起登春晚,还暗想,没准这对师徒还有和好的那天。随着这次师徒的反目,两人和好的几率已经很小了。

回顾这次的长文骂战,再看看当初两人合作的视频,反而觉得这骂战本身也是一段相声啊,还是隔空的“互联网+”相声。老郭在文章开头就说,“在相声的历史上,师徒不睦的事情发生过很多。由于没有网络的传播,影响都不大。”的确,这次师徒骂战确实被互联网放大了,如果把他们“相互揭短”的句子摘出来,写一个相声本子在舞台上,演出肯定很精彩。

常说“师徒如父子”,而父子打架、对骂的事倒也常有。不管是相忘于江湖,还是时常骂骂对方,也不失为一种师徒关系,也许你最恨的人就是你最爱的人呢?

最后想说,老郭这些年老忙着搞综艺、拍影视了,求多出点新段子,另外把《丑娘娘》《济公传》的万年老坑赶紧填了吧。小金,你还年轻,原来老说“相声是我的根”,但这几年电影是越拍越多了,小剧场观众掌声最多的还是那些《对春联》的老段子,也该补充点营养了。

对于住宿,曹云金称:“两次被你从家里赶出去,一次幸亏何云伟收留。之后搬到大兴枣园,1500元/月的房租,你说你出1000元,我出500元。”郭德纲反驳:“(搬到何云伟处是)小金提出来,为了跟何伟对词方便,至于说把孩子赶出去,那就是瞪着眼瞎说了。印象中在何家住了一段时间就不愉快了。小金回来就得换个大点的房子。于是就有了所谓的租房钱1500元。当年的我确实没办法,小金提出负担500元,我也就同意了。”

不过在文章中,郭德纲并没有回应曹云金文中提到的“女记者”等事:“那些欲言又止好像抓住我致命把柄的情节,等你不忙的时候跟大伙聊透了,姓什么叫什么,越细致越好,省得让大家老惦着。不公平之处在于,你能撒谎我不能回嘴。”文章最后,郭德纲表示:“希望前途光明万里鹏程。日后倘有马高镫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,都不管,我管你。”

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这是在江湖上广为流传的一句话,师徒之间是父子关系亦是朋友关系,既要尊重又要懂得感恩。相信网友知道郭德纲曹云金事件后,都是对两人的关系有各种疑问,毕竟同在相声界又何必撕破脸面呢?

下一篇:最后一页 标签: 曹云金 郭德纲

相关阅读

精彩图片推荐